故事发生于一九世纪初年˙古太尉是太尉纺染工厂老板,曲得丈是工厂纺织部领班,申有吃是工厂染整部领班˙现在叙述1922那年起始的一段˙  

    1922那年,古太尉四十一,古妻三十九,古大为二十˙申有吃四十,励氏三十八,申挴秀十九,申兰秀十八˙曲得丈三十九,桂氏三十七,曲更林十八[小兰秀两个月]˙  

    [一]陪更林曲得励氏  

      1920是工业起步年代,纺织染整都是使工业发达,经济繁荣,社会安定,人民富裕的工业˙太尉纺染工厂在曲,申二人协助古太尉经营管理下,十几年来着实赚钱,所以古老板把曲,申二位领班倚为左右手,二位领班住在工厂厂区,二家相距不过几十公尺,古老板住在工厂外,距离二家也不过几百公尺,尚不到半里路程,三户人家的关係,自然是特别的亲密˙  

    1922工厂12週年庆那天,曲领班在同仁耸恿下,和他们一起聚赌同欢,那天手气奇佳,赢了不少钱到半夜才回宿舍˙  

    1920年代刚步入了有电灯的时代,只有城里或厂里才有10支光20支光[就是10W20W]的电灯,夜晚9——10时就要息灯,那年代没有路灯,所以他是摸黑回到宿舍的,进房见妻子与儿子在炕上睡了,儿子甜睡在里边,妻子二手环抱着儿子,二人贴得好紧˙妻子短衫裙子,裙子很薄,透视看去,可以见着里边包着阴户的袴布已经脱了,妻子的屁股臀部圆圆凸出,可以说是曲线玲珑,体态风流˙  

      曲领班的小腹下面一阵躁热,肉棍已经翘起,脱了裤子,也来不及唤醒妻,掀起她小腹下面的裙子,一手捏着自己的肉棍,大屌沿着她的腚沟,阳具串穿她屁股裆部之间,就肏向她的阴户肉屄,另一手移到她的胸前抓着她的大奶˙[原来曲领班阳具虽不很粗却是很长,行房由后方进兵,是他夫妻之间常用之体位],曲领班但感到妇人奶子更大,腚肉更加圆厚,阳具已经肏入阴户,经过了一阵出入肏抽,只感到妇人原已湿湿的阴户,更加淫水泛滥,炕上垫着的被褥也沾湿了一大片˙  

      此时妇人回头,二人在昏暗之中对看,原来他所肏的不是自己的妻子桂氏,而是那比桂氏更加肉感的申妻励氏˙男人的阳具还在妇人的阴户中滑进滑出,二人一时尴尬,赧[ㄋㄢˇ]然对看着一笑,彼此都不出声,而二人淫兴更盛,肏抽得更快,动作更大˙终于二人都一阵嘘吁,曲领班的阳具颤抖,在他的嘶吼声中,喷出了大量的阳精,妇人的口中发出「哼……哼……」的声音,淫水更多˙  

      这一阵的天摇地动之中,曲更林实在已被吵醒,而此时他的下体阳物,却被励氏捏在手中,他的背后贴着励氏的一对巨大乳房,其中一只被他父亲的手捏着,另一只晃得更利害,热热呼呼的,害得更林阳具挺直的翘着,口乾舌燥,但他却找不到发洩的通道˙经过了这一番的偷欢交构,曲领班累得翻身仰面要睡,励氏呢,她左手捏着曲领班的大屌,右手抓着更林的阳具闭上了眼,淫欲充分满足也想要睡了,然而更林的阳具硬硬地翘着,却也好像很倦的样子,也想要睡,却是为何,原来——  

    [二]桂氏託励啖子鷄  

      原来桂氏被员工太太三缺一找去打麻将,託励氏来陪宝贝儿子,未到傍晚励氏就到曲领班宿舍,二家人本来就很熟,励氏生了二女却无儿子,喜欢曲更林像自己儿子一样,更林自**时候就受三家大小宠爱,总被励氏搂着抱着,常倚偎在励氏怀中摸她一对巨乳,甚至吸她奶头,励氏乐在其中,就抚摸更林全身,捏他的小鷄鷄˙近一二年,更林大了,就不好像已前那样放肆˙今天白天很热,励氏穿薄榇衫,没有袜胸,一对巨乳随她走路会颤抖,裙子下面没有袴布,一见更林就笑着说「今天我就作你妈……」搂着更林进屋上炕˙  

      更林原来就恋着励氏,白天那麽热,他光着上身,一条犊鼻短袴头,得父亲遗传,阳具已有15。5cm,龟头恰好露出犊鼻短袴袴沿,励氏搂他,二人如此靠近,龟头就贴在了励氏腚肉上及大腿上,更林不由神蕩魂移叫「励姨我的弟弟好难过——喔」励氏说「励姨来帮你看看……喔……妈妈来帮你看看」说着伸手捏他的玉杵肉具,说「怎麽这麽烫?发烧了?……妈妈来帮你吹吹,帮你含含」  

      说着低下身子,张开嘴唇把更林的龟头含进了嘴里˙更林刚一上炕,就已褪下了短袴头,励氏含他龟头时,二人已是69相对,而励氏上炕跨步时,裙子就往上缩至大腿根,已遮不过阴丘,阴户就在更林眼面前,隆起的阴阜显得那麽饱满,粉红色的两片赤贝,细长的玉沟,于是更林伸手去抠她的阴户,更张嘴伸舌舔她的阴唇,让她痒到屄心子里去了,励氏把他的龟头肉具含得更深,小手套弄他的玉杵下部及卵袋,励氏含着他的龟头「哼——哼——唧——」,忍不住鬆口转身,蹲在更林身上,小手捏他的玉杵,将阴户套了上去˙  

      更林眼看着面前蕩着的二只大奶,就左手捏她右奶,张嘴含着她左奶头,右手搂着励氏腰部下面,压着她圆臀大腚,亢奋的挺动下身,阳具迎合着她的阴户顶磨,经过这样一阵出入肏抽,她的阴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,像鱼儿在水面呼气般的吸吮阳具,收紧咬住大龟头肉冠的稜沟,更林的阳具像是一条烧红了的铁条,二人阴部交接之处,像热油中溅进了水,二人热烈的交构着,终于阳具颤抖,喷出阳精,几分钟后,更林涨红粗硬的肉棒,才渐渐恢复原状,励氏趴在更林身上也洩了身,身子软了,二人热情渐退,天色渐晚渐凉,励氏便将更林抱在胸口,二只大奶,贴着更林背部,手捏他的玉杵肉具,二人就睡着了˙elliot2007-10-1810:44  

    [三]息母忿子慰桂氏  

      桂氏麻将一直小输,天色微熙,牌局至北风北,她自摸大牌反而变成小赢,很高兴地回宿舍˙开锁推门入户,再进房上炕,只见炕上三人都是仰天熟睡,励氏居中,二手各捏父子二人的阳具˙桂氏进房的声音惊醒了励氏,励氏鬆开了捏着父子二人阳具的二手,翻身坐起,赧然地说「桂妹你回来了」,桂氏说「辛苦你照顾着他们父子」,励氏挪动屁股让出空位,桂氏上炕,坐在励氏更林中间说「他们父子该没有让你为难吧」励氏说「自家姐妹别客气,我照顾他们父子,只要你放心就好,我也该回去了˙」说着下炕往外,回自家宿舍˙  

      桂氏打了一夜麻将,当然很睏,靠着儿子就睡着了˙次日母子二人睡到日头高挂,伸着懒腰醒来,曲领班已到工厂上工去了˙桂氏楼着儿子说「励姨和你们是怎麽了」,更林起先吞吞吐吐,经不住母亲的细声追问,一五一十把自己和励姨怎麽交构,有多快乐舒服,二人睡着后,又怎麽一阵天摇地动把他吵醒,他一直听着曲领班和励姨的交欢——˙  

      桂氏忿忿地说「哼,我儿子的第一次给了你励姨,可让她乐着了」,更林见桂氏不悦,赖在母亲怀中说「妈你不要生气,你罚我好了」桂氏说「罚你甚麽」  

      更林不住往母亲怀中摩蹭着,桂氏又说道「罚你替我捏背按摩,到我舒服才可罢手」,更林翻身就用手捏母亲肩背,又捏又按又摩又抚又揉,他抚着摩着,大手往下移到腰部又到了前胸,揉着桂氏的乳房,又去捏桂氏红棘般的奶头˙桂氏奶子也大,又十分敏感,心中原就幻想着思恋着,励氏与更林父子交构的情形,更林又说那是有多快乐舒服,一直幻想着如果自己与儿子交构,儿子肏着自己的骚屄的那种乱伦不当的淫行˙  

      然而桂氏又想着儿子好大的阳具,她的小手就不知不觉摸到了儿子的小腹,儿子也很配合地挺起下身,阳具自然到了桂氏手中,桂氏的身体在儿子的手下变热了,儿子一手摸着她奶子,另一手解脱了她的衫裙,桂氏在炕上赤条条的楼着赤裸精壮的儿子,不停地抱紧又再紧凑一点,二人的四片湿润的嘴唇相碰,桂氏的舌头像小蛇一样,从两人牙齿中间穿过,绞住儿子的舌头,在口腔里翻滚,津液顺着舌头送来,汩汩[ㄍㄨˇ]地灌进儿子的喉咙。  

      儿子伏在桂氏身上。两个人的肉一碰肉,都是一颤,身体挨在一起,恨不得融进彼此的身子里。[励氏,桂氏都是肉弹,又在狼虎之年,更林精壮像条牛]桂氏软软的二只大奶,贴着儿子硬硬的胸肌,滑滑肉肉的小腹贴着粗糙的毛毛的男儿下体,下面桂氏用手捏着的儿子的阳具,已引到了桂氏屄口,那里的屄毛茂密,无比柔软,桂氏的淫水流得炕席上到处都是,桂氏两条腿朝天张开,张大到不能再大的地步,儿子的肉屌玉棍一滑,进入了他原来出生时所经之通道,亢奋的阳具,迎合着阴户的吸纳,经过一阵进入了又抽出的猛肏激抽,阴道开始收缩,像鱼儿水面呼气般的吸吮阳具,咬住龟头,更林阳具像是那烧红的铁条,二人全身都炸了开来,浑身的力量集中到一点上,最后儿子射出精液注入桂氏子宫内的,桂氏流出捐捐淫水,母子抱在一起闭上了眼。  

    [四]遵母命挴兰孝父  

    12週年庆那天下午,励氏交代二个女儿,自己要替桂氏照顾更林,说「你们可要像我一样照顾你们的爸爸,我回家是会问你们的爸爸的喔」˙励氏出门挴秀兰秀就一个打扫一个煮饭烧菜,等着申领班回家˙  

      申领班一回到家,就闻到饭菜香味,说道「我饿了累了,先吃饭吧」,二个女儿照顾了爸爸吃饭,吃完申领班往炕上仰面躺下,闻到励氏的香水味,问道「你妈呢」,「妈到桂姨家去照顾更林,要我们像她一样照顾你」,「那怎麽有妈的香水味呢」,「那是我们用了妈的香水,我们可是要像妈一样来照顾你,服伺你的喔」,「你妈也不过是替我捏背按摩而已」,「不要骗人,我们隔着帘布,每次都听到你好舒服的哼哼」˙  

      原来二个闺女年龄渐大,申领班家的炕原比曲家长些,就在抗中央垂挂了一大片帘布,白天捲起,晚上作为区隔˙但是他与励氏都在壮年,几乎夜夜春宵,行云布雨之时的「哼,呵——哼,呵」淫声浪语,早就让二个女儿听得春心大动,淫兴勃发˙二个处女,初时自摸,后来抱在一起,相互抚摸乳房,抠屄,或是二人69相对,互相伸舌舔吃阴户,父母云停雨止,二人也放鬆身心,才能入睡˙当下就道「我们也替你捏背按摩而已,但也要像妈一样让你舒服的哼哼才行」˙  

      申领班说道「我和你妈是在行房性交」,「那我们也与你行房性交」,「父女性交是乱伦,是不可以的」,「那为啥」,「第一法律社会不许,第二生下小孩大部份会与平常人不一样的」,「一定吗?啥不一样的」,「不一定」  

    ,「那我们不说出去,不生孩子,我们爷仨也要行房性交,也许不生孩子,生孩子也许奶子特大,卵蛋特大,鷄巴特长」˙  

      说着挴秀兰秀上炕,挴秀把父亲短衫掀起脱了,就替他捏背按摩,兰秀也不落后,解了父亲绔带,绔子往下一拉,父亲下身只剩一条犊鼻短袴头,阴部凸起一大块,那一条阳物在薄短袴里十分显眼,龟头已露出袴沿˙  

      挴秀的奶子贴在父亲背上,她用手拂着父亲结实的胸肌,嘴巴吐气,舌头像小蛇一样地,钻进了父亲的耳孔,让申领班感到心痒难忍˙兰秀先按摩父亲的小腿大腿,闻着父亲的男性气味,而心跳着,摸着捏着,又让她摸到了大腿根,有短袴隔着的阴部,捏着父亲的鷄巴,淫心已动,就拉下犊鼻短袴,让阳物自在地翘起,兰秀把脸贴上,再用嘴唇覆盖上父亲的阴茎,含进口中用舌尖搅,下面觉得爱液从她的阴道里慢慢的流出˙  

      申领班眼看仨人把持不住,说道「我也可以替你俩止痒,但是我们要守住最后一关,不行房性交,不夺你俩的红丸,你俩嫁人时也有面子」说完自己仍是仰面躺着,二女已脱光衣衫,696地侧身躺在父亲的两边,两人用手沾了自己阴户淫水,套弄父亲的鷄巴,下面争着把阴户凑到父亲的嘴唇上,申领班扣一只屄,舔一只屄,满手满口都是阴液˙二女渐渐累了,仰面躺着说道「用你的鷄巴在我两的屄口蹓蹓好不好吗」,父亲心中恨不得要好好的肏二个女儿,阳具磨着淫水淋淋的阴户口,也已消魂,决心不肏二个女儿˙爷仨玩了两个时辰[四小时]才相继入睡  

    [五]许婚姻励氏回舍  

      励氏出了曲家回去,微亮的天光中,小路对面驰来一辆自行车,迎面撞得励氏一屁股就坐到地上,年青人下车来扶她,励氏一看原来是古大为,早晨骑自行车运动,大为忙问「励姨伤着那里?」,励氏回说「摸一下励姨屁股裂了没,我觉得腿子没力,你去看看伤着那里了?你也摸一摸吗~」,说着二手搭到大为身上,全身扒在大为胸前,二只巨大的奶子,贴上了大为的小腹,像是要站起来,大为二手从她腋下搀扶往上时,二只大奶夹着了大屌,大为阳具硬了起来,励氏又说「你快去看看去摸呀~」,勉强站起,小手拉着大为的一只手,要他去摸,大为弯下去摸励氏的臀部,励氏又说「要把裙子掀起才看得到~」,大为转身蹲在励氏屁股后面,掀起裙子,看着励氏光滑圆大的臀腚,天光之下看见只有尻下一小片皮肤微红,用手指轻轻按抚「励姨痛吗~」,励姨「呜~又痛又麻,你快看仔细,轻轻地帮我糅糅按按呀~」大为掀起了裙子,见着尻下的屁股阴沟,及其前面隆起的阴阜阴毛,阴户全部裸露,手指轻按尻下屁股阴沟,接着滑到了阴阜,穿过阴毛插入阴户˙励氏小手原在大为运动短裤上,此时也伸入裤管把大为硬了的阳具捏了出来,上下套弄起来˙  

      励氏说「你喜欢励姨吗?」,「喜欢~」,励氏又说「你爱挴秀吗?」「我好爱~」,励氏又说「我要把挴秀许配给你,高不高兴?」,「我要挴秀,也要你作我妈」,励氏说「好吧,我与你妈都有此意,听说你妈要出门是吗?」「妈要到上海一个礼拜,说是要请你与桂姨来帮忙~」,「你爱桂姨吗?」,「我也爱~」,「你爱你妈吗?」,「我当然也爱~」,「你都想要和她们亲热要好吗?」  

    ,「我也都想要爱你们,和你们玩」二人一面对答,一面大为手指轻插她阴户,励氏捏着了他阳具上下套玩,大为手指着路旁石墩说「你要坐一下吗?」  

    ,「我屁股痛怎坐,要麽坐你腿上?」,大为搀扶励氏,自己先坐上石墩,坐好,二手扶着励氏腰部,把她的身驱往自己腿上放下,励氏故意扭腰开腿,捏了大的为阳具,往阴户口上摩,大为二手自励氏腰部,在短衫里移到励氏的大奶上,手指捏着她的乳尖,二人实在是未曾真肏已消魂˙  

      看着天色更亮,励氏说「我要回家了,今天到此为止吧,以后我在暗中安排,有你这小色鬼高兴舒服的」,说完二人分手,励氏高高兴兴地回宿舍˙  

      励氏开锁推门入户,再进房一看,炕上申领班夹在挴秀兰秀之间,爷女仨人精光赤裸,精壮父亲的大屌之上,覆着女儿小手,自己虽然开放,夜里吃了两大餐,又用了早点,见到如此情形,仍旧很吃惊˙但身子实在累了,就拨开了两个女儿小手,叫醒二人说「大梅小兰起来,看你两这样也不害臊~,你们先去作早点,好让你爸上工,我累了,昨夜事情,等我睡醒以后再讲~」,兰秀说「我们照妈教代的,像妈一样照顾爸服伺我爸了,不信问吧」,励氏不理她,上炕倒下就迷迷糊糊睡着˙  

      矇眬之中申领班穿衣出去,两个女儿上炕又搂着自己来睡,直到日头高挂,母女仨醒来,开始细语问答,两个女儿也细说了与父亲怎样抚摸,他舔她们的二只骚屄阴户,女儿吃父亲的阴茎——˙说到父亲不许与她们真肏屄,要守住最后一关,不可行房性交,不夺我俩人的红丸,好让我俩嫁人时有面子˙励氏直讚申父有见地,说「你俩嫁人以后,妈就让你俩放心的去玩~」,又把心中要把挴秀许配给大为,兰秀许配给更林的想法,告诉两个女儿,挴秀兰秀都满怀喜欢,也感佩励氏的安排,都去贴着励氏,母女互相摸乳抚弄,互相舔吃骚屄阴户,快乐轻鬆地戏闹˙  

    〔六〕巧安排仨妇聚话  

    12週年庆后第三天下午,励氏挴秀兰秀母女仨正懒洋洋光溜溜在炕上戏暿着的时候,院外有敲门声,又有人叫说「我是大为,请开门~」,母女仨套上衫裙,来不及包袜胸布及袴布,由挴秀去开门˙  

      挴秀开了门,那阳光由她背后照射过来,薄薄的衫裙像半透明的印花玻璃纸,挴秀两只大奶子啊,吊锺式的往前顶耸着,粉红的乳晕,两颗大奶头如熟透的红葡萄一样,下面是一个大包长着一片黑而发亮的毛,包的中间隐约可见一条细裂缝,裂缝犹如花蕾,那是母女仨人的戏弄爱抚,使她的阴唇已微微打开了,引得大为下面的小弟弟立即硬起,大屌的龟头露出了短裤管沿外˙  

      挴秀大为本就自小一起玩,励氏又说要把她许配给大为,挴秀就过去贴着大为,大奶靠上了他的肩膀,一只小手关门,要大为把骑来的自行车靠墙,另一只小手一甩,就碰着他的短裤管沿,反手抓着他大屌的龟头,把阳具拉出了裤管,和他拉着,贴着他身体往里进房˙  

      二人进房,励氏对着大为说「你就炕上坐吧~」,大为说「我妈要请励姨去一下,然后我还要去请桂姨呢」,兰秀在挴秀身旁瞄着大为的阳具说「玩一下再走,可以吗?」,大为转身到兰秀与挴秀中间,双手搂着她们,二对大奶都贴着他,挴秀不捨地说「下次来」,大为转身把阳具挣脱挴秀小手˙励氏对着兰秀挴秀说「我这就去古家」,励氏随即在衫裙里面包上袜胸布及袴布,就与大为一齐出门,兰秀挴秀不捨地关门˙  

      二人才关上门,励氏转身就去搂着大为,把他的阳具塞回裤管,沿着短裤轻轻抚摩,说「我和桂姨到了你家,你便和更林一起,来这里和兰秀挴秀玩,爱摸爱抱都行,但是绝不要戳破她两的处女膜,要留着洞房验红,婚前你要是难过,我替你想法让你痛快,你骑自行车去载桂姨,我走到你家,到时与你妈说一声,你们就可以在我家玩两个时辰」˙  

      原来目前还在暑假后期,四人自小一起玩,他们目前也都过了**尴尬期,而到了春心激荡需要异性抚慰之时,四人之中大为得自父母遗传,最为细白秀气身高168cm,比兰秀高2cm,比挴秀高5cm,更林比大为高10cm很像父母,挴秀比兰秀细白秀丽,兰秀像妈,只是比她妈更加丰满,是一个标準的大肉弹˙  

      先叙大为骑自行车到了曲家,敲门说「我是大为,请开门~」,更林正在桂氏怀里吸着奶头,二人虽未交构,但抚慰摸弄淫兴正盛˙听到大为敲门,更林赶忙下炕套上短衫短裤洗手擦面,出去开门,桂氏也洗手擦面包上袜胸布及袴布,再套上短衫短裙,坐到炕边,大为握着更林的手进房,说「我妈请桂姨励姨去我家,励姨已在路上,我载桂姨去我家」,又说「更林,我们到励姨家找挴秀兰秀玩,我们在励姨家见」˙  

    说完转身到门口,牵着自行车,桂氏赶在大为身后,大为问「桂姨要坐车杆上还是后面呐?」,「大人怎坐车杆,我坐后面抱着你腰就行」,大为骑上车桂氏双手抱着他的腰部小腹上面,车子颠动桂氏二只大奶在大为背上摩擦揉动,大为受此刺激阳物硬了,心头一蕩车子更晃,桂氏手一滑,从他腰部滑到短裤上面,心里一慌就抓住他硬了的阳具,抓的很紧,「桂姨要坐稳」,说着古家已到,桂氏身体不稳,大为想搀好桂氏,从她腋下一搂,正好捏着她的二只大奶,二人都是心头大蕩˙  

      古家房子园子都大,屋子里有主卧套房,书房,饭厅,大客厅,大为的卧房,一间客房[留着古家二老来时的卧房],一间起居室[有麻将方桌,贵妃躺椅,配套的四个小纱发二只小边几],家人熟客,平时都在起居室聊天˙一辆三轮车,车夫由工厂员工老张兼着,只供古太尉古妻沉妙美使用,一个工厂的老妈子汪嫂,每天到家中来收拾二个时辰[四小时],由沉氏指挥打扫,沉氏最在乎的还是照顾古太尉及儿子大为,亲自弄三餐,父子晚餐前喝一小杯药局特製的参茸药酒,接着沉氏要替太尉按摩10—20分钟,因为她如此贤惠体贴,所以古太尉对于沉氏是言听计从,说一不二˙  

    二人进起居室沉氏ˋ励氏也才坐下,励氏一见二人进来向沉氏说「桂妹到了,我们仨人说话,大为约更林到我家找挴秀兰秀去玩可好」,沉氏说「好啊」  

    ,大为出门˙沉氏私忖桂励二妇,精明聪慧,自己出门,古家父子,由二妇陪伴照顾,她可以放心˙  

      沉桂励仨妇人细话家常,沉要桂励二人轮流到家,照着沉氏一样的照顾古太尉及儿子大为,桂励二人慨然应允˙她们又说好沉氏一个礼拜回家以后,就要安排大为挴秀婚事,沉氏及想把更林兰秀婚事,安排在同时举行,好为曲,申两家省钱,励氏桂氏连声向她道谢˙家常话题一转又说到了仨妇与丈夫之间的私情房事,论及三个老公的阳具,以古太尉的最秀美,申有吃的最粗大,曲得丈的最长,又公开了励氏桂氏与丈夫都要夜夜春宵,甚至一夜二,三春,沉氏与丈夫则是一个礼拜交欢三至五次,励氏桂氏淫水好多,又都爱用女上位,好主动找高潮,桂氏还喜欢隔山取火,沉氏与丈夫则喜欢慢慢挑情,细细肏屄,一面肏着屄,一面还要抚摸着彼此的细皮白肉,阳具要留在阴户中甜蜜入梦˙她们仨妇细话直到黄昏,励氏桂氏随沉氏入厨了解古家父子好恶口味,帮着沉氏作古家口味的晚餐,天色渐黑,励氏桂氏才走出古家回去˙elliot2007-10-1810:45  

    [七]準新人四人情戏  

      大为骑自行车到申家,更林正在门口敲门,挴秀及兰秀开门牵着二人入院,在院中大为便说「骑车一身汗」,更林说「我走路也一身汗」,兰秀说「我们二人跳绳也一身汗啊」,更林说「你们会跳绳?跳跳看」,挴秀兰秀拾起地上二条绳跳了起来˙  

      二个女人跳着绳,那两对巨大奶子,颤抖抖跳跃,上面的短衫膸着一掀一掀的,赤裸地呈现跳出短衫来的两对大奶,乳尖红梅随着转小圆圈,诱惑着二个男生,二人的阳物翘翘硬起,更林便说「哪是跳绳?是在跳奶呗!看得我和大为的屌儿都翘得好难受」,兰秀挴秀二人笑着停止跳绳,一人抓着一条阳具说「奶子要跳又怎办,我们进屋,去沖洗一下身上的汗水,到炕上去玩」˙  

      四人到浴室,脱光衫裙短裤,大为挴秀,更林兰秀分对互相沖洗˙起先互相洗背,大为洗挴秀背后,二手滑到前胸,洗捏她的乳房,糅着那手掌抓不过来的一对大奶,手指捏着乳尖奶头,阳具翘在挴秀腰腚之间,挴秀淫心已起,弯下腰来,提起脚跟,使他的阳具滑到自己股沟屁眼前,龟头接触到了阴户口,十分消魂,二人就如此挑情戏耍着˙  

    兰秀在更林面前,大奶贴着更林胸口,那笋状大奶的乳尖翘翘地,二手抱着更林在为他洗背,更林面对着这样的诱惑,使那阳物翘翘的,硕大龟头,在兰秀小腹颤抖,兰秀识趣,鬆手蹲下抓着他的肉棒,一手套弄,一手安抚他的卵袋,小嘴轻吻龟头,更林弯下腰来,侧身手抱兰秀腰股,一手的手掌勉力滑到兰秀的股沟,手指接触到了阴户口˙兰秀说「我们炕上玩比较舒服」,四人彼此擦乾身体,拿了衣服,光着身子进屋上炕˙  

      上了炕兰秀拉更林在炕里[原来父母睡的一边],更林仰面躺下,兰秀就跨上他身子,抱紧了亲嘴,二人四片湿润的嘴唇相碰,舌头绞住舌头在口腔里翻滚,津液顺着舌头彼此相吸˙胸口的相贴,阴部的相摩,使兰秀忍不住慢翻身去找更林的大屌,她仍是跨他身子上,变成69相向,兰秀抓他肉棒,一手套弄,一手安抚卵袋,小嘴轻吻龟头,更林仰面在下,兰秀阴部向他开放,异常的丰满,就如同半个白馒头倒扣在那儿,粉嫩圆润,中间陷下去一条的肉缝,肥嫩得就象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,那只肥屄,诱人极了!  

      更林就用舌头舔她阴唇,兰秀的肥屄流出淫水,骚骚腥腥的,有鲜鱼腥鹹之味,更林手指轻轻抚弄阴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阴蒂,兰秀淫声叫说「姐!上次爸带回的大香蕉,和更林的大屌好像」˙挴秀一样也在玩着大为的阳物,淫声说道「大为的香蕉是扒了皮的,好看又好吃」,兰秀说「姐!你可不要把它咬断了」,挴秀不理兰秀,也是一手套弄大为肉棒,一手抚摸他的卵袋,把龟头肉棒含入嘴里,舌头舔它尖端小孔˙  

      大为挴秀也是69相向,挴秀阴部阴毛不多,但阴唇肥大柔软,上面早已沾满了粘粘淫水,大为抚弄挴秀阴户,舌头舔她阴唇前部的那粒阴蒂,挴秀皮肤细白,阴部皮肤也细,白里透出粉色,大为心里高兴,将要有如此美妻,爱抚动作,格外轻柔˙挴秀恐大为在自己身下太久闷着,而他的阳物又硬得如此难受,就说「我和你换一下,你的弟弟在我妹妹门口摩摩,消消火气,但不要肏入,戳破我处女膜,我们要留着新婚验红好吗?」˙  

    大为高兴地翻身,抓着肉棒在挴秀屄门口摩着,挴秀的阴唇微微张开相迎,又见兰秀在旁,她的大奶跳动着,挴秀的奶子在身下晃着,说「你俩的奶子都好大呀,有没比过谁大?」兰秀说「你摸摸比比呗!由你来评判呗!」,说着拉大为的手到自己乳房上,大为一上一下二手摸弄二人的奶子,更林一旁也伸手,来摸挴秀奶子,兰秀说「我们姐妹也要摸你们的大香蕉」,说着伸手来摸大为在挴秀屄门口的阳物,不免也糅着了挴秀的屄肉,挴秀就也伸手抓兰秀手中更林的肉棒,兰秀翻身仰面躺下,分开大腿,张的很开地说「你的肉棒也来我屄门口摩摩呗!」,更林以经肏过励氏及自己的妈桂氏,吃过的嘴馋,只在屄门口摩摩怎好解馋,龟头向阴户里塞,兰秀的淫水好多,龟头很容易地滑进了阴户,碰上了她的处女膜˙  

    兰秀感觉痛里带痒,吁着气说「你要肏就肏呗!我不怕,可是以后洞房验红,桂姨面前由你负责」,更林说「找块布垫一下,洞房拿出来,由我负责向妈说」  

    ,  兰秀也不起身,伸手炕边抓了自己的袜胸布,在屁股下面垫平,迎接更林玉杵的肏入,更林弓身刺玉,兰秀蹙着眉咬着牙,果然15。5cm的阴茎肏了一半,而且屌屄之间,果然溢出了一些鲜血,流下到那块袜胸布上,兰秀皱眉忍痛说「我不怕痛,就是好胀喔!再肏进来哶!」,更林再肏进去一些,又慢慢抽出一些,抽到只剩龟头留在阴户里,兰秀阴道中账然若失,挺起下体要迎接玉杵,如此肏入了又抽出的动作越来越快˙  

      数十下以后,兰秀口中「哼——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海——好舒服——呜!」,不一会儿,更林身体一抖,阴茎颤动,射出好多精液,身体一软,懒懒的抽出渐软渐缩的阳物˙此时四人初次经历破处,挴秀要大为暂停爱抚,她下炕找了一块湿布,然后上炕蹲在兰秀更林中间,把兰秀挤到大为身边,一面先用布擦兰秀阴户腿股之间,再转头擦更林阴茎腿股之间,完全是大姐的姿态,照顾妹妹与妹夫˙  

      擦完以后,挴秀却把更林的龟头肉棒含入嘴里,舌头舔它尖端小孔,更林舒服得二手抱紧挴秀腿股,抚弄挴秀阴户,舌头舔她阴唇前部的那粒阴蒂˙兰秀见状,淫兴又起,张开了自己的大腿,分得开开地,拉大为到自己身上,一边说「你的大屌还好硬,你不能肏我姐,来肏我呗!」,大为就抓了自己的阴茎,肏入兰秀热热湿湿的阴道,弄得兰秀又是「哼——呼——哼——海-好舒服-呜!」˙  

    看着天色渐昏,交换了的两对,好像也已尽兴,挴秀说「起来穿衣服,爹就要回来了!」˙四人穿好衣服,挴秀兰秀到厨房準备晚餐,不久申领班回来,大为更林也就告辞回家˙  

    [八]送行前三家俱乐  

      励氏桂氏了解古家父子的好恶口味,出古家各回自己家去,先说励氏回家,二个女儿春意满面,已把晚餐準备好,吃完申有吃就上炕休息,母女仨饭桌边细语聊天,俩女把下午家中四人戏春之事,一五一十描绘,只瞒兰秀与更林肏完又给大为肏的那一段˙天色一黑,母女仨上炕,兰秀不肯把帘布放下,励氏方才听完俩女的淫语描绘,心头痒痒,屄心骚骚,扒至申父身上,把申父与自己都脱光,糅着捏着,夫妻俩当着挴秀兰秀面前,就行房交构,肏抽之时俩女也加入爱抚,夫妻肏完,二女就偎到申父胸口,要父亲抚摸,又把阴户凑到父亲的手上嘴唇上,要申领班扣一只屄,舔一只屄,兰秀更在申父励氏肏完,捏着申父阳物先套弄硬了,坐在申父身上,学坐莲观音倒浇蜡,尽情的上下起落,淫水流得申父下身粘粘湿湿,肏完又是挴秀善后,用布来擦申父兰秀的腿股之间,及其阳具阴户,父母俩女其乐融融˙  

      桂氏到家,天已快暗,把晚餐準备好,吃完曲得丈上炕休息,母子俩饭桌边细语,更林告诉妈妈,他已与兰秀肏了,说完掏出沾血的兰秀的袜胸布,交给了桂氏˙入夜曲父桂氏仍旧行房交构,她前面搂着儿子,撅起屁股,好让曲得丈那17cm结实的长阳自屁股沟中穿入骚屄,前面奶子压紧儿子,后面阴道塞满丈夫的肉棍,桂氏美好幸福的感觉,曲父也感受到了˙  

      肏了好一会儿,曲父抽出肉棍,桂氏很有默契地仰身张腿,曲父的长阳正面狠狠地,英勇地刺到底,把抽肏的幅度加大,次次都刺到她的花心,桂氏把丈夫搂得紧紧地,压着奶子都扁了,肏得直叫「吁——吁——,他爹,好耶!好耶!」,肏了约20分钟,曲父身体一抖,阴茎颤动,射出精液,桂氏起来拿了一条湿汗巾,先擦曲父下体阴部,再擦乾净自己阴户上的精液淫水˙  

    更林等桂氏躺下,伸手摸着妈妈的乳房,叫道「我要~」,「好!要就要~妈知道,让我喘口气再来肏呗!」侧身抱他,一面却已仰身张腿,更林扶着肉棍对準妈妈的阴户,「噗赤~噗赤~」肏入又抽出,儘情地交构着,一口气肏了好几十下,母子二人「吁——吁——哼——哼——!」,满足地入睡˙  

    古妻沉氏在励氏桂氏协助下备妥晚餐,儿子与太尉先后回转,古家父子,照例先喝了一小杯蔘茸酒,三人共进晚餐,沉氏说明出门的一星期,请了励氏桂氏到家照顾古家父子,要古太尉安心接受照顾,她会在上海买东西送给申曲俩家人,又说她在上海,要买儿子与挴秀新房用的大床[与太尉夫妻一样],以及婚事婚礼要用的东西,她一回转家就要为儿子他们完婚——,吃完晚餐夫妻及大为都各回房˙  

      太尉进房沉氏体贴的为他宽衣,只剩短内裤,自己也解衣只剩内衣裤,为太尉按摩了几分钟,太尉上床沉氏贴着上床,蔘茸酒的酒力已生效,他掀起她内衣,接着一手抓她一只奶子,用嘴去吃另一只的乳尖,沉氏一手退掉自己内裤,一手拉下太尉短内裤,抓着了他的家伙,把阴部贴上他的龟头说道「我出门的时候你的小家伙没有妹妹和你玩,怎办!」,「你说!」,「我要励妹桂妹到家,看你的本事和它的能耐呗!」˙  

    太尉沉氏爱抚着,依正常体位交欢起来,肏了十几分钟,太尉身体一抖,阴茎颤动,射出精液,沉氏搂着他不动,让肉棒留在淫户中,自己的淫液加男人的精液,满阴户里都是热呼呼的液体,肉棒好像泡在温泉之中,身体搂着,阳物泡着又是十几分钟,沉氏起床到套房浴室拿了一条汗巾,擦乾净二人下体阴部,夫妻又搂着渐渐入睡˙  

    沉氏矇眬中好像有人进房,原来是大为口燥,到父母房中来拿他爱吃的唐山大梨˙沉氏平时夫妻交欢会栓门,行房事毕先穿好内衣裤才起栓,今天交欢未去栓门,未穿内衣裤已入睡,大为来拿梨,瞧着沉氏一丝不挂的裸体一对大小适中大包子似的乳房,丰厚微微隆起的阴阜,阴部周围布满了阴毛,不是很多,但却很密,柔细的阴毛黑里泛黄的,大阴唇厚厚的,很柔软,小阴唇伸出大阴唇外,也很柔软,颜色是淡红的,阴口微开,鲜红鲜红的˙大为光身只着短内裤,拿着梨瞧着沉氏的裸体,又有蔘茸酒的酒力,口乾舌燥,心口猛跳,阳物勃起,一手按着要翘的大屌,回房急着要手淫解决˙  

    沉氏被大为惊醒,瞧他拿着梨,就说道「你口乾是吗?」,待要坐起,发觉自己身上一丝不挂,忙取内衣裤套上˙大为回房上床,一面闭目幻想沉氏的裸体,一面手淫,过不多久,放不下心的沉氏,已经到了大为床边˙  

      瞧着儿子手淫的模样,沉氏呆了,又见他硕大的阳物勃起着,说「瞧着你是那麽的难过?但这样是会伤身体的!」,大为瞧着妈站在床前,坐起偎到母亲怀中,一面抱她用手自她内衣下的腰部搂着,一面那勃起的阳物,已挺到了沉氏内裤边上,二人稍一贴紧,大为的手已抓着了妈的乳房,又揉又捏,阳物隔着她那极薄的内裤,顶着妈的阴户口,沉氏慌了说「妈去了一回家就为你们完婚,你可不能这样耍你的妈呀!」,大为就是缠着不放,沉氏无奈拨开内裤口,任着大为的龟头顶着她的阴户口摩,却用手撑着,不给肏入,说道「到此为止!——  

      到此为止了!」,大为勃起的阳物顶着摩着沉氏的阴户,嘴唇又去盖上沉氏的小嘴,气喘嘘嘘地,好一会儿,母子二人情欲,得以稍为宣洩,又不一会大为射出大量精液,沉氏也又有淫液溢出了阴户,沉氏用汗巾,擦乾净二人的下体阴部,再与儿子吐舌热吻,亲了大为一会儿,才回房˙次日晚上又照样地,沉氏一人抚慰了古家父子二人,等待后日上午出门˙e

      [九]居古家妇嬲[ㄋ一ㄠˇ]父子  

      沉氏早上送古太尉上三轮车去工厂,等待老张三轮车回家,要由儿子陪着坐三轮车到火车站˙励氏桂氏都到古家送行,上午10时一过沉氏大为出门,励氏约桂氏同到药房,配了一些淫羊藿ˋ肉苁蓉,磨成细粉,问明加入蔘茸酒之用量比例,好给古家父子饮用,然后二人回古家作午餐˙  

    古太尉大为都回家吃午餐,午餐后,古太尉休息一小时,又去工厂,大为休息一下,去骑自行车运动,励氏桂氏就在古家客房休息,下三时半大为回家洗澡,洗完穿着内衣运动短裤,励氏桂氏就与他在起居室聊天˙励氏提起前天下午在申家之事,说道「更林与你欺侮挴秀兰秀了是吗!」,「那有,我们玩得高兴,可没有出线!」,「出那一条线?到我面前详细说!」,大为站在二妇前面,与她俩对答,前天下午之事,四人说好只让桂氏励氏知道兰秀让更林破了身为止,保留体面,不透露大为与兰秀也已交构˙  

    大为说完这段,励氏先到厨房,存心把大为子鷄要让桂氏享用[那知兰秀已拔了头筹],补偿自己先吃了她儿子更林的子鷄之事实,大为见室内仅有桂氏与自己,就靠到桂氏身边,俯身抚摸她胸部,又拉她到贵妃躺椅一起坐下,二人吐舌热吻,大为把手伸入了她薄榇衫,又扯掉了她的袜胸布,抚弄大奶,桂氏也把手伸入他运动短裤里,抓他的宝贝,大为阳物硬了,起身退下短裤,掏出肉棒,桂氏用嘴亲它,又用舌头舔它尖端小孔,舔了几分钟,大为受不了,把桂氏也拉了起身,用手伸入她裙子下面扯掉了她的袴布,抚弄着桂氏的阴部˙  

    大为心目中最美的是沉氏挴秀,桂氏第二,励氏兰秀确实肉感,会引发男人的性慾,却比不上妈妈的贴心,挴秀的诱人,桂氏的魅力排于其次,还在励氏兰秀之上[沉氏159cm,挴秀163cm,桂氏164cm,励氏165cm,兰秀166cm,论五女之容貌沉氏最秀丽,气质最高雅,身材最纤细,总合评分大为依此次序排列]˙二人正彼此抚弄渐要入港,励氏在厨房叫道「大为桂妹,可以到餐厅帮忙了!」桂氏繫好袜胸袴布,大为套上短裤,往餐厅走,已经听见古父进门的声音,古父到主卧室宽了外套,就往餐厅与她们招呼,大家都在餐桌旁坐下˙  

    励氏先将加料之蔘茸药酒为古家父子各倒一小杯,古父要桂氏励氏也各喝一小杯作陪,励氏道「你门父子原来就各喝一小杯,你门喝第二杯,我门姐妹各陪喝一小杯好了」,聊着共进晚餐˙  

    吃好晚餐,桂氏励氏及大为收拾洗碗,整理餐厅,古父进了自己的房间,脱了衫裤,只着内衣内裤在窗口椅子坐着,此时加料又加倍之蔘茸药酒药力上涌,他正觉得气急心跳之时,励氏叫着「该我替沉姐来为你按摩了」,也不等太威回答,推门进了房间˙太尉起身见励氏脸色粉红,也已有酒意,励氏说「我喝了一小杯都好像不胜酒力似的,不好意思阿,不过古哥喝了酒,白里透红,会使女人都着迷动心的,好了,你来坐在化妆凳子上,我来为你按摩」˙  

    太尉到床前化妆凳子上坐好,励氏太尉一样高,她站在坐着的太尉后面,一对大奶正在他的脑后,她俯身安摩,一对大奶就碰着了他肩背,励氏为他按摩头部肩背,却把一对大奶靠紧了他的肩背,安摩的动作,大奶就磨着他的肩背,这样二人就更加气急心跳˙后来励氏双手由肩上,滑向太尉胸口,抚摸他的乳头,已变成她是在抱着他爱抚着他,然后拉着他的手到床前,一面脱去他的内衣,推太尉坐上床,小嘴吻他嘴唇,伸出舌头到他的嘴里,太尉已受不住诱惑,也去脱她的衣裙,既已脱去了衣裙,励氏就回手扯掉了身上的袜胸袴布,全身一丝不挂,又去退下他的内裤,太尉也赤条条地躺平在床上,他的弟弟翘着硬了,励氏为他用手套弄,弄了一下它更硬了,励氏俯身用嘴来含着,用嘴套弄吸吮他的阳物,这样励氏的阴部恰好在他面前,太尉面对饱满肥厚隆起的阴阜,鼓鼓地,布满了阴毛,大阴唇厚厚的,阴道口已经微开,已有些淫水,整个阴户晶莹透亮,阴蒂已经勃起,小阴唇也伸了出来,太尉用手指摸着阴蒂,又伸出舌头舔那大小阴唇,二人口交了好几分钟˙  

    励氏淫意大盛,又翻身跨坐太尉大腿上,手握太尉阳物说「弟弟进来,妹妹要你来玩,来肏!呜——要好好的,用力的肏我的屄!古哥,我的好古哥!我先肏你好不好?」,励氏玩坐莲观音倒浇蜡,以自己主动的女上体位肏了好几分钟,又淫声说「古哥,我要你来肏我哶!」,说着翻身仰面,撇开大腿,太尉就伏在她身上,抓着她的大奶子,一只手指捏着乳尖,励氏握太尉阳物,对準阴户口肏了她的屄里,太尉藉着酒力,奋力肏到了尽头,卵袋碰着大阴唇,又压着阴蒂,阴道湿湿热热,二人都美到了极点,乐到魂消神移,直到二人颤抖着都洩了,太尉大量的精液,都射入她阴道尽头子宫口,子宫口好像张着嘴吸吮太尉龟头的马眼,励氏抱紧太尉淫声说「古哥,我没魂了,啊——我全软了,呵——呵——古哥,喳办哪!」,太尉阳具泡在阴道里,不想动,励氏任由他压着,太尉伏在这样的肉床上,二人喘着气,慢慢平息,再侧身相抱,阳具仍泡在阴户里,直到阴茎软了缩小了,太尉抽出阴茎,励氏到浴室拿了一条湿巾,为他擦乾净下身阴部,也擦乾净自己下身阴部,又捏着他阴茎含到嘴里吸吮几下,再侧身抱着他让他入睡˙  

    晚餐后大为桂氏整理好餐厅,就在餐厅坐着聊天,说到就要为他两对完婚之事,桂氏说「你与挴秀是秀美的一对,兰秀更林是健美的一对,夫妻匹配一定幸福,你们那天预演了是吗?」,大为说「桂姨是健美又秀美,最叫人动心哪!」,说着就到桂氏面前˙蔘茸药酒之药力,使得男女二人都脸红心跳,大为拉着桂氏到他房中,二人已经是半搂半抱地,桂氏用嘴亲大为的嘴,大为伸出舌头与她舌吻,用手脱她榇衫裙子,桂氏也用手去脱他衣裤,爱抚他赤裸的上身及下体,摸着他的阴茎已经硬硬地翘起,就攥住他的鷄巴撸动套弄起来,一面又扯掉了自己的袜胸袴布,俩人赤条条火辣辣,肉贴着肉抱得好紧˙  

      大为合身压到了桂氏身子上去,张开嘴在她的奶子上啃起来,叼着她的奶头,口水流她满胸,又用手抠她的屄˙爱抚了一会儿,大为转身把他的阴茎塞到桂氏嘴里,要她含着直到大半只阳具都入了她的嘴里,龟头几乎顶到了她的咽喉,自己面对桂氏鼓鼓隆起的阴阜,饱满肥厚,布满了细柔的阴毛,大阴唇厚厚的,微开的阴道口,已经有些淫水,阴蒂已经充血勃起,并从张开的小包皮里伸出了头,阴户好美,大为用手指抚摸阴蒂,又伸出舌头舔那红红的阴唇,舌头又伸入微开的阴道搅弄,二人彼此口交了好几分钟˙大为又转回身,桂氏很配合的张开双腿作M型状,用手引着他的阴茎,大为往前拱腰,阳物肏入了阴道口,腰再往前拱,把外面没进去的半截肉棒慢慢全推了进去,直到卵蛋顶住她饱满肥厚的阴唇屄肉。桂氏的阴道里面滑溜溜的满是淫水,紧紧地把整条阴茎包住,又彷彿有股力量把阴茎在往里面吸着,大为的屁股上下耸动着在阴唇上面摩擦,二人越肏越快。赤裸火热的身体,滚满了汗珠,二人互相冲击,互相融合,忘记了还有自己身体,只觉得所有的意识,都被从某个地点传来的快感所包围,像在水中轻快游泳的鱼,蚀骨消魂˙  

    为了早上汪嫂会来古家打扫,桂氏励氏都在午夜前后回客房来睡,以免传出闲话˙古父经与励氏之交构后,获得充分满足,睡得好沉直到天亮,大为年轻,淫欲初启,半夜矇眬之中见到母亲沉氏裸体睡在自己身旁,捏着他的阴茎,把它纳入了她的阴户内,他兴奋地想要抽肏,惊醒坐起,却是作梦˙随后就想着与桂氏交欢的那种蚀骨消魂的情景,他决定要到客房去找桂氏˙  

    客房双人床上,桂励二妇北字型地贴背侧睡,桂氏恰好睡在进门的一侧,大为在双人床边坐下,俯身一手伸入桂氏内衣,摸她乳房,一手伸入她的短裙,摸她阴户˙桂氏惊醒,伸手要搂大为,自己往床中央挪动,想让大为睡在床边,身体挪动,却已惊醒了励氏˙励氏坐起见是大为来到,就拉他到二妇中间,大为一到二妇中间,励氏便用手摸他下腹,他的阴茎已经硬硬翘起,坚实有力,也有可观的长度茎围[励氏已閲历了五位男士,更林阴茎15。5cm,曲得丈阴茎17cm,申有吃阴茎16cm,古大为阴茎14。5cm,古太尉阴茎14cm,阴茎的茎围申有吃最粗,而更林,大为二人阴茎的硬度及耐力,却是上一代的三位男士不能相比的]她就手握大为的阳物说「桂姨还没让你乐够哪!还要是吗?」,说着让大为躺下,接着脱下他的内裤,掀起自己下身短裙,握着阳物,对準自己的阴户就坐下,大为肉棒全部套入了励氏滑溜溜的阴道里面,卵蛋顶住她肥厚的阴唇屄肉˙  

      励氏又拉着桂氏,掀脱了她与自己二人的短衫,说「桂妹的皮肤细白粉嫩,我好喜欢哪!你也坐在大为身上,下面给他吃!」,说完搂抱着桂氏,二人的两对大奶紧贴着,奶头互磨,用嘴亲桂氏的嘴,伸出舌头与她舌吻˙大为躺着而面对桂氏隆起的阴阜,就用嘴亲桂氏的阴户,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搅动着,男女三人都享用着上下两重奏的性爱˙十几分钟后,励氏桂氏相互鬆开,从大为身上下来,躺在大为的两边˙  

      然而这时大为却仍意犹未尽,抱住桂氏腻声说「桂姨!我要你哪!」,说完趴到桂氏身上,桂氏还是很配合的张开双腿作M型状,用手引着他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中,大为的阳物肏入了她的阴道口,再往前拱使肉棒全部泡在桂氏的阴道里面,淫水紧紧地把那整条阴茎包住,她与他重温着上半夜那美妙又蚀骨消魂的旧梦˙  

      天色刚亮,桂氏叫醒大为穿好衣裤回房,她与励氏也穿好衣裙,梳洗一下,去做早餐˙汪嫂来打扫,桂励二妇与古家父子在餐厅用早餐,四人尴尬相对,相互赧然一笑,吃完,古父坐车去工厂,桂氏回自己家˙  

    沉氏出门第二天,桂氏回自己家,由励氏照顾古家父子,午餐后,古父坐车去工厂,大为休息一下,去骑自行车运动,运动后回家洗澡,洗完又与励氏爱抚性交,晚餐古家父子喝二杯加料之蔘茸药酒,励氏陪喝一小杯,入夜后励氏仍旧替古父按摩,由按摩而爱抚而又儘情交构˙  

    沉氏出门第三天,励氏回自己家,由桂氏留在古家,午餐后之情形,及晚餐时三人也同样喝加料之蔘茸药酒之情形,都与励氏一样˙入夜后要由桂氏替古父按摩˙古父只着内衣裤在自己的房间窗口椅子坐着,加料又加倍之蔘茸药酒药力上涌,使得他气急心跳之时,桂氏叫着「该我替沉姐来为你按摩了」,她敲门,太尉起身门开,进了房间˙  

    二人都有酒意,太尉坐在化妆凳子上,桂氏开始按摩,桂氏按摩时,乳房接触太尉背部,太尉大起淫意,翻身拉桂氏到床前,说「我躺着好不好」,桂氏跨坐太尉身旁抚摸太尉,太尉伸手入桂氏短衫内摸她乳房,桂氏配合地扯去了袜胸,一对巨乳随由太尉抚摸,太尉又伸手入裙子下面,桂氏配合地扯去了袴布,随由太尉抚摸她的阴户,太尉就再脱她的衫裙,又脱自己内衣内裤,二人赤裸裸相对,就火辣辣肉贴着肉紧抱着˙太尉就又压到了桂氏身子上去,张开嘴啃她的奶子上,叼着她的奶头吸,又用手抠她的屄˙  

    爱抚了一会儿,太尉转身把他的阴茎塞到桂氏嘴里,桂氏含着阳具都舔它尖端小孔,太尉自己面对桂氏鼓鼓隆起的阴阜,肥美的大阴唇,阴道口有些淫水,阴蒂已经充血勃起,并从张开的小包皮里伸出,阴户好美,太尉用手指抚摸阴蒂,伸出舌头舔那阴唇,再伸入微开的阴道搅弄,二人彼此口交了好几分钟˙  

      太尉转回身要肏她,桂氏很配合的张开双腿作M状,用手引着他的阴茎,让它前进,阳物肏入了阴道口,太尉腰再往前拱,把没进去的半截肉棒慢慢全推了进去,直到卵蛋顶住她的阴唇屄肉˙桂氏的阴道里面滑溜溜的淫水,紧紧地把整条阴茎包住,越肏越快,互相冲击融合,太尉藉着酒力,奋力肏到了尽头,二人都美到了极点,乐到魂消神移,直到二人颤抖着都洩了,太尉大量的精液,都射入她阴道尽头子宫口,子宫口好像张着的嘴,吸吮着太尉龟头的马眼,桂氏淫声说「古哥,我全身都软了!」,太尉阳具泡在她的阴道里,不想动,伏在她的身上,桂氏任由他压着,二人喘着气,慢慢地平息,侧身相抱着,阳具仍泡在阴户里,直到阴茎软了缩小了,太尉抽出阴茎,桂氏到浴室拿了一条湿巾,为他擦乾净下身阴部,也擦乾净自己下身阴部,又捏着他阴茎含到嘴里吸吮几下,再抱着他好让他入睡˙沉氏出门第四天至第六天,励氏桂氏轮流在古家,轮流与古家父子交欢,直到沉氏第七天回家˙elliot2007-10-1810:46  

    [十]準媳妇用爱行孝  

      励氏出门往古家之前,安排挴秀在家照顾申父,兰秀去曲家照顾曲家父子˙当夜挴秀申父尽情爱抚欢乐,舔屄吞屌,但是坚守申父所说,可以摸弄止痒,不破最后一关,不性交,不夺女儿的红丸的原则˙  

    兰秀在曲家,照顾曲家父子吃饭,入夜,她与更林在炕上搂着抱着,兰秀起先还有短衫短裙,与更林爱抚时掀起衫裙行事,在更林赤裸着要舔她的屄时,兰秀就再也不顾一切,脱光短衫短裙,一丝不挂,坐在更林身上抓他肉棒,一手套弄,一手安抚卵袋,小嘴轻吻龟头˙  

    更林仰面在下用舌头舔她阴唇,骚骚腥腥的,手指轻轻抚弄阴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阴蒂˙兰秀转身使更林的阳具滑到自己阴户口,当着曲父面前就性交肏屄,两只大奶上下晃着抖着,一面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,并对着曲父面前不停地慢慢扭动,还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,曲得丈觉得气喘心跳,阳物翘起,忍不住也脱光了,看着她的骚样淫行,兰秀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,又淫声叫说「爸的大香蕉好长,爸想要女人,我和更林肏屄肏完,你就来肏我吧!我也会让你满意的」,曲父伸手抓她的大奶,比励氏的大奶还要大,比桂氏的大奶就更大了,又是翘翘地,就张开了嘴在兰秀的奶子上啃了起来˙  

    兰秀在更林身上坐着性交十几分钟,仰身张开大腿说「更林先肏,爸来吃奶,一会儿再换好吗?」,曲父更林由着兰秀安排˙更林怒涨的龙头,在屄里捅了好几十次,到身体颤抖着射了精,滑下兰秀的身体,兰秀马上又拉曲父上身,曲父阳具特别长大,兰秀甩着她头髮,身体不起,紧贴着曲父的小腹前后挺动着屁股,用曲父的阴毛摩擦她的阴蒂,阴唇也被撑开,沾满了淫水与精液的下体,黏糊糊的贴在一起,等她摩擦蹭弄了一会以后,开始大幅度的上下抬动身体,使抽插的动作变得很剧烈,曲父弓起身体的时候,兰秀感觉好像整个阳具都从体内抽离出来,只剩下龟头还有一点点连接在她的阴户里;随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肏入,那种强烈的冲击给兰秀十足的快感,忍不住发出「恩,啊!」的声音,又说「爸!你的大屌要肏穿我的屄了啊!」双手温柔的环上了曲父脖子,整个人紧紧地贴着他,下身扭动着,迎合着他的插入,阴户一张一缩的,吸得曲父好爽˙  

      她把整个阴部更加地挺起,曲父捧着她的双臀,又是一阵的狂插!兰秀抓住了曲父的双肩,指甲都快插到他的肉里去了,她像失神地叫了起来,阴道也紧紧地吸住了他的龟头,曲父只感到一股酥痒从鷄巴扩展到全身,小肚子里一阵痉挛,精液像决堤的洪水,一波一波地喷进兰秀的阴道深处˙兰秀爱怜地替曲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嗔道:「爸!你这幺大劲,真坏……」一片乌黑的阴毛丛中,有一条粉红色的裂缝,还微微地张开着,上面粘有淫水和的曲家父子二人的浓浓精液˙兰秀前面抱着更林,手抓他的宝贝,屁股沟对着曲父的特别长大的阳具,龟头也几乎碰上了屄口,三人就如此入睡,直到天亮˙天亮兰秀作好早餐,三人一起用早餐,曲父吃完去上工˙兰秀挽着更林,到炕上爱抚着,二人脱光了,又要早「肏」˙  

      桂氏回家,开锁推门进屋,看到炕上一丝不挂的兰秀和更林,二人爱抚着要早「肏」˙二人看到桂氏赧然笑着,却不停止,更林拉着他的妈上炕,又去脱她衣裙,把桂氏也脱光了,兰秀也拉着桂氏说「更林,你看妈的细皮白肉,好美!  

      我要吃她的奶,你先肏妈的屄好吗?」˙更林捏着阳物,去肏妈的屄,桂氏用手让更林龟头对準阴户口,「噗赤」长驱直入,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,阴茎做来回着抽插的动作~~手指从旁边摸弄她的阴唇,另一只手从后面摸着她的屁股,拇指顶着屁眼在那洞眼周围划着圈,桂氏以肉棍为支点,左右旋转,以便充分的感受阴茎在洞内四壁摩擦的快感,母子的交构配合得真正美妙,兰秀吸着桂氏乳头,桂氏抓兰秀巨奶,十几分钟后,桂氏把更林推到兰秀身上,她要躺下休息,任由更林兰秀这对準新人去狂欢˙当天桂氏留在家里,準媳妇兰秀也在曲家,与桂氏一起操持家事,曲领班回家,老少两对共进晚餐,其乐融融˙  

    入夜以后,两代两对,炕上同欢,更林兰秀先赤裸身体,互相爱抚及细语淫声的骚样,引得曲父桂氏就也赤裸身体,互相抚摸,更林兰秀先互相口交,兰秀当着曲父桂氏面前,坐上更林身体,用女上位就干了起来,两只大奶上下晃着抖着,一面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好高,并对着曲父桂氏面前不停地扭动,还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˙曲父桂氏就也用女上位来交构,两代二女又侧身相向,她们的两对大奶紧贴着,奶头互磨˙四人肏了好久,都躺下休息喘气,但是都伸手彼此抚摸着˙不到半小时,兰秀就又来拉曲父,淫声叫说「爸你就来肏我吧!我要你的大屌顶着我的屄心,肏穿我的屄洞!爸!——你用劲的肏,好好的肏我的屄吧!……」,準媳妇孝顺着曲父,热列地肏了起来,更林也不落后,压到桂氏身上,桂氏用手让更林龟头对準阴户口,「噗赤」长驱直入,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,桂氏温柔的扭动着下体,母亲让儿子感受阴茎在洞内摩擦阴道壁的快感,也算是子孝而母慈,四人忍不住都发出「恩,啊!」的声音,两代人如此轮流换着交构,再也不顾伦理纲常,只有屋内充满了无限的春光˙elliot2007-10-1810:47  

    [十一]回古家子孝慈母  

    沉氏回古家,是离家第七天约午后一点半,古家父子桂氏励氏连梅秀兰秀,也都在古家迎接她,古父说「辛苦了,玩得还开心吗?要採办购买那麽多东西,很累了吧?有没有忘记,我託你向洋行要的新机器目录及详细资料呢?」,沉氏说「全都很顺利,新机器目录及详细资料在手提小箱里,我先拿给你,你好带去工厂与申领班曲领班研究,其他我请桂妹励妹和梅秀兰秀帮我整理,要送给她们的东西,也正好让她们带回去」,说完就先拿目录及资料给太尉,古父带着就去工厂˙  

    桂氏与励氏母女和大为都帮沉氏一起整理,要送给桂氏与励氏母女的,都是新式细緻伸缩丝的内衣三角内裤及胸罩,桂氏与励氏母女的乳房大,胸罩是大号与特大号,也由着她们到浴室试戴,四个女人在浴室中解除枺胸袴布,试戴胸罩试穿内衣三角裤,浴室中一片春色,四个赤裸的女人,相互套试,穿了半透明可透视的内衣三角裤,好诱人,特大号胸罩励氏戴着刚好,还不能罩全兰秀特大的乳房,还要跳出罩杯的摸样,更有诱惑力˙沉氏为所有男士,都买了细緻伸缩丝三角的内裤,穿了都会更刻划凸出那阳具的外形,沉氏要大为试穿给她们五个女人看,自己很得意地,摸了一下大为身上的内裤,害得大为的阳物立刻硬了,顶着丝三角的内裤,翘着地摸样,要不是有那麽多人,兰秀励氏母女一定不放过会要去摸它的˙  

      整理到黄昏,桂氏与励氏母女,高兴的拿了沉氏送她们自己与男人的东西回家˙沉氏到厨房,太尉回家,一家三人照例喝蔘茸药酒,沉氏也喝了一小杯˙入夜夫妻缱绻欢爱,先是贪婪地接吻,药酒提高夫妻的性趣,二人赤裸爱抚着,太尉数日来与桂氏,与励氏交欢,常以69体位口交,就让沉氏吸吮着阳物,自己舔她的阴户˙口交了好几分钟,才以惯用体位及方式,热烈交构,沉氏发出「恩—亨——啊!」的声音˙大为想着上次梦中肏母亲沉氏,下午又试穿内裤给沉氏摸了一下,就到母亲房门口探看,房门拴着,父母热烈交欢的声音,却非常清晰,只好一面听一面手淫,幻想那是自己在肏着母亲˙等里面云雨停歇,他回自己房中,整夜胡思乱想˙  

      次日下午大为骑自行车运动回家,洗完澡只着内裤就到母亲房门口,向内一推,房门未拴着,就直接进去,见着沉氏午睡才起,坐在床边,穿了那半透明可透视地内衣三角裤好诱人,连胸罩都未戴˙大为坐到床上母亲身边,搂着她就亲嘴,亲着嘴伸出舌头入她口中,又吸她舌头到自己嘴里˙又在内裤外抠她阴户,沉氏被儿子突如其来的动作,弄得手忙脚乱,心头猛跳,大为又拉她的手到他的阳物上˙如此舌吻了一会儿,大为说「妈去了我好想你,作梦都与你肏了!」接着把励氏与桂氏在家中,和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欢爱的经过,全都说了,还说了励氏与桂氏在家之时,如何饭后去主卧房为父亲按摩,然后会在房中很久很久,然后才满面春色的,只穿内衣内裤到客房去睡——˙  

    沉氏说「你们大小两个色狼,都肏了你励姨与桂姨,励姨是你岳母,与你父亲是亲家,桂姨是你长辈,又是姻亲,都已经是乱伦了!」接着却说「励姨与桂姨,美不美,你觉得谁美?」,大为说「桂姨比励姨美,妈比她们都漂亮,我最爱你」,说完便脱了沉氏内衣三角裤,又把自己内裤脱下,轻柔地抚吻她光洁细白的裸体,把玩揉捏那一对略显丰硕的乳房,他一手爱抚乳球,一面用嘴舌含舔着细品慢嚐,一手爱抚均匀的玉腿,诱人地臀部,又去抠她阴户,一会儿要沉氏握住坚硬粗长的阴茎,用她温暖的手掌包裹着,又压着沉氏低下头去,把阴茎放在她温暖、潮湿的嘴巴里,自己转身与她69相向去吻她阴部,火热的舌头在妈妈的阴唇上舔吸,口鼻正压在她那滑腻如油脂的裂缝上,舔着那个肿起,潮湿的阴唇˙沉氏无奈任由他摆弄着,终于大为趴到了沉氏身上,用膝盖撑开沉氏的大腿,手持阳具去找她的阴户,沉氏用手档着,不给肏入,说道「到此为止!——到此为止了!」,大为再也不愿罢手,龟头磨擦着妈妈的阴户,阴唇上潮湿地都是淫水,阴道口已经滑不留手,沉氏档得手酸,实在顶不住了那龟头一滑肏入了妈妈的阴户,沉氏不再抗拒,「吁——!怨孽呀!」,由着儿子那肉棍肏到底,然后慢慢地抽出,接着一下比一下更剧烈地肏入抽出,像桩年糕,打地桩般地,越来越快,一阵一阵档不住的快感,说不出的舒服,她露出了兴奋的表情,抱紧了儿子,并且闭着眼睛大声地,身不由己地呻吟起来˙  

    [十二]两桩喜事三家春  

      婚礼在工厂大礼堂内热闹地举行,喜娘宣布典礼的次序,古,申,曲,三家父母,站在台上古父沉氏居中,两对新人,并排站在台下,拜完天地,向父母叩头,新人各自对拜,完成婚礼˙各家亲友与工厂员工,热闹的享用喜宴,喜宴结束,三家父母,两对新人敬酒送客˙吉日的月色明亮,各自踏着月色回家,父母,两对新人与父母回新房˙  

      申父励氏回自己家,少了两个女儿,颇感冷清,在外面照入房中的月色里,轮流洗脸完洗身子,夫妻少不了就敦伦交欢,屋内一片春色˙  

    曲家两对回新房自己家,多了一个儿媳兰秀,她秉性率直外向,健美活泼˙入屋四人各自脱了外衣,轮流洗脸洗

    
    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