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-12-8 10:55 编辑
     「李雍,妳后悔吗?」录完所有的口供后,警察问我。

      「后悔。」冰冷的手铐让我想起很多,我说:「但对于犯罪的事,我一点儿
    也不后悔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节

      郭老师被气哭的消息,作为十二班的班主任我是第一时间知道的。放学后,
    我也在第一时间把罪魁祸首叫到了办公室。

      站在我面前的章浩然很平静,我沈声说:「妳自己先说说今天下午第二节郭
    老师的课上,妳都作了什麽。」

      章浩然回答的很快:「不记得了。」

      「那我提醒一下妳,妳吹了一个气球。」

      章浩然手摸了摸后脑勺,问我:「后来呢?」

      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模样,我气不打一处来,「啪」我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,
    「妳自己做的事,倒问起我来了。」

      看我发了火,他有点收敛,眼睛看向了别处。

      「妳是不是觉得郭老师才毕业两年好欺负,所以妳就吹着妳那个破气球在教
    室漫天飞吗?」我顿了顿,继续说:「做人要有良心,妳知不知道郭老师她因为
    年轻,觉得自己经验不足,为了妳们可笑的成绩,常常备课到半夜,教案改了又
    改。结果妳们就是这样对待她的。」

      「这也不是第一次妳在郭老师的课上搞鬼了,整个班被妳搞的乌烟瘴气,妳
    告诉我,妳到底想怎麽样?」

      章浩然不说话。

      「不说话是吧,妳转班吧,我这班上是供不下妳了。」

      章浩然终于说话了:「我不转,我朋友都在这呢。」

      对于这个学生,我实在忍无可忍了,「这次由不得妳了,我回头就跟校长说。

      还有,明天妳要当面向郭老师道歉。」

      「哦。」

      「回去再写一千字以上的检讨,要家长签字!」

      「李老师,妳这不是为难我吗?」

      「为难妳?」我恨不得动起手来,「我明天反正要看到检讨。」

      看着他站在那,我现在就觉得难受,「妳回去吧,把妳干的好事也好好跟妳
    爸说说。」

      章浩然听我放他走,头也不回就离开了。

      等他走远了,我起身去找校长,路上我组织好了让校长无法拒绝的理由。来
    到校长办公室,还好他没下班回家。

      看到我来,校长问:「李老师,有什麽事吗?」

      我叹了口气,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,「没别的事,还是为了我班上的那个害
    群之马。」

      王校笑了笑,说:「他又犯什麽事了?」

      我说:「今天郭芳的课上,章浩然鼓动几个学生,在她课上来回吹气球。王
    校,妳想想,可是在上课啊,一个气球就这样被他们吹来吹去,郭芳回来就哭了。」

      王校绉着眉:「这太过分了,一会我给他爸打个电话。」

      我说:「我有个请求,让章浩然转到其它班上吧。我实在对付不了他。」

      我又继续说:「王校,妳也知道,我的班在普通裏虽然不是第一,但也算是
    名列前茅,别的不说,我敢保证班上至少出一个一本,十几个二本。但是这个章
    浩然,越来越放肆,搞得班上哪裏还像是高中的教室,整个跟赶集一样,所有的
    任课老师都向我反映班上纪律越来越差。玩手机游戏的,看小说的,听歌的,讲
    小话的越来越多,现在连气球都吹起来了。这样下去,班上能有一个二本都算他
    家祖坟冒青烟了。」

      「李老师严重了吧。」

      「王校,我像是爱夸大其词的人吗?」

      「我理解妳的心情,我还在教书的时候要是班上有这样的学生,也会很头疼,
    但是这个把他转走了,又要转到谁班上呢?」

      「十七班。」我马上建议,「刘老师最会对付这种学生,他班上黑社会二流
    子那麽多,也没见出过什麽事。」

      王校摆手,「不行,不行。李老师,妳是我们学校重点培养的老师,妳也不
    用谦虚,妳虽然年轻,但是数学教的确实是我们学校教得数一数二的。给妳这个
    班主任,也是想锻炼妳,将来好去带特尖班。」

      我打断王校,「特尖班怎麽会有这样的学生,王校,妳一定要帮我这个忙,
    不然我这个班主任真的快做不下去了。也是帮我们班上所有学生的忙,他们都是
    好苗子。」

      「再坚持一下。」

     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,坚定地说:「我真的做不下不去了,王校!」

      王校沈声说:「那这样吧,我找个人代替妳。」

      我愣了,怀疑我听错了,我直直地看着校长。

      王校说:「我知道处理章浩然确实为难妳了,我的意思是,妳就不要当十二
    班的班主任了,也不再教他们的数学课。帮妳减轻一下负担,专心到特尖班的教
    学上,说到这一届特尖班,确实是藏龙卧虎,妳卸下班主任的重担,好好教他们
    数学。」

      这下我彻底傻眼了,我信誓旦旦对章浩然说要把他赶出去,这下却反而变成
    我被扫地出门。我心中衹有冷笑。我话也不说的站起身就转身离开了校长室。校
    长在身后是什麽表情,怒火让我无心再去在乎。

      回到家,打开门,一声不吭地走到客厅,却不小心踢翻了垃圾桶,看着果皮、
    剩菜脏了一片地板。一整天的不顺心让我心底的怒火彻底爆发,我抬起脚,就将
    翻到在地的垃圾桶踢飞。

      「砰」地一声,惊到了正在厨房做饭的妻子龚芩。

      「怎麽了?」妻子慌张张地跑了出来,看到一地板的垃圾,「李雍,妳发神
    经啊。」

      这时妻子注意到我不对劲,走到我跟前,关心地说:「怎麽了?」

      看着妻子的俏脸,我缓了过来,看了下我做的好事,臭气熏天,忙道歉说:
    「芩,刚才我真的是……对不起,我真是太生气了,一下控制不住自己。」

      我连忙从厨房拿来了扫帚,扫了起来。

      妻子拉住我的手,「先别扫了,告诉我到底怎麽了。」

      这时六岁的女儿李婧从房间裏走了出来,看到一地的垃圾,「妈妈,这不是
    我打翻的。」

      妻子走过去,笑着说:「这是妳臭爸爸打翻的,是不是臭死了?」

      女儿对我说:「爸爸,我说不臭,今天可不可以让我多看一个小时电视啊。」

      被女儿一逗,我彻底从负面情绪中缓和了过来,「当然可以。」

      妻子问:「婧婧啊,妳作业写完了吗?」

      「写完了,我想来看电视。」

      妻子指了指客厅的地板,「妳看这裏这麽脏,妳先回房裏看看漫画好吗?」

      「乖女儿,妳先回房裏,等我和妈妈打扫完了,再叫妳。」我在一旁说。

      「那妳们快点啊。」

      打发了女儿,妻子拉着我坐到了沙发上,「说一说发生了什麽吧。」

      说到这事,我不得不变的唉声叹气。又想到我在校长室愤怒地不辞而别,不
    会我在一中的前途就走到头了吧?

      「还记得我经常提起的那个学生吧?」

      「妳常说的那个害群之马?叫什麽名字来着?」

      「叫章浩然。」我把今天下午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。

      妻子听得也很生气,她问:「这个章浩然他爸是谁?」

      「是分管文教的副县长章经海。」我缓缓说。

      「难怪他有恃无恐。」妻子恨恨地说,「章经海一个管教育的副县长,儿子
    这麽混蛋他也好意思继续当下去。」

      「我今天也算见识了。」

      「妳怎麽办,难道真的就不当班主任了吗?」

      「我今天是想鱼死网破的。」我无奈地笑,「可惜鱼没死,我的网破了;王
    校都发话了,我能怎麽办。这样也好,我也不用去伺候这个官二代了。」

      「这不行。」妻子断然否决了我的想法,「妳这样灰溜溜地走了,以后还怎
    麽当老师。妳是班主任,他是学生,想对付他的方法多得是,面子一定要找回来。」

      妻子狡黠地对我笑:「我帮妳想办法整他。」

      「可是王校那……」

      妻子说:「妳信不信衹要妳不说,校长室的事就像从来没发生过;我看王校
    本来也衹是想吓唬吓唬妳,没想到妳真的被唬住了。」

      我恍然,一时非常后悔,我实在太不成熟了,「妳说的对。哎……」

      「有机会找王校道个歉吧,他是刚来的校长,将来当妳领导的时间还长着呢。

      不能把关係搞僵了。」

      我看着妻子,有这样聪慧的贤内助,我瞬间感觉无比幸福,夫复何求。我一
    手揽住了妻子的肩,「得令,我的女诸葛亮。」

      妻子一把推开了我,「还不快去扫地!不扫完今天不準吃饭。」

      我一囧,看着一地板的汙秽,都说冲动是魔鬼,一点也不错。

      「对了,婧婧一直说她牙疼,晚上妳带她去看看牙医吧,我今天是夜班,就
    不去了。」

      「好。」

      妻子是护士,一周难免有几天夜班。我常常和妻子讨论到底是高中班主任累,
    还是护士累,看来关键不是谁更累,而是都有着别人看不到的苦衷。

      第二天,我知道章浩然肯定交不来检讨,而我不仅拿他没有办法,又无法宣
    布他转班的消息,必然会被他鄙视。我甚至后悔让他写检讨了,最后却是自己吃
    亏。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,一时挫折没关係,就像芩说的,班主任天然是学生的
    天敌,衹要我还是班主任,我总能让吃尽九九八十一难。

      但是章浩然那个座位却一直是空的,已经嚣张到连课都不来上的地步了吗?

      等第一节下了课,我从教室外朝裏看去,也不见他人来,我走进教室问他同
    桌王兴,「妳知道章浩然人为什麽没来吗?」

      王兴说:「我不知道啊。」

      「妳刚刚是在玩手机吧。」

      王兴吓了一跳,结巴说:「没有。」

      我走近了过去,一手掀开了他盖在桌子上的数本书,底下赫然一部华为,我
    拿到手裏,说:「上节课玩了好几局吧?」

      王兴铁青着脸。

      我说:「我也不要妳的手机,我自己有。妳写份检讨书,字数不限,衹要妳
    父母签字就行。看到检讨我就还妳手机。」

      王兴不是章浩然,我让他写检讨,他必然不敢反抗。等他交了检讨书,我仍
    然会打电话跟他父母确认,如果他敢造假,下场衹会更惨。

      回到办公室,我对郭老师说:「小芳,上节课王兴玩游戏,手机我给没收来
    了。妳也不要客气,看到了衹管没收,尽管交给我,有什麽麻烦我都担着,妳衹
    管没收。」

      郭芳是个比较内向的姑娘,应了一声「好」。

      我知道她才当老师不久,自身还没竖立一个对于老师威严的认识。对于很多
    行为都是睁一衹眼闭一衹眼,不敢去做。

      龙老师问我:「妳也别说小芳了,昨天最后妳怎麽处理章浩然了。」

      我说:「我大骂了他一通啊,不过妳们也都知道,他油盐不进,我骂了也是
    白骂,反而浪费口水。我让他写篇检讨,必须他爹亲自签名。」

      另一个老师故意抬杠说:「就这麽完了?」

      我没好气说:「那妳说要怎麽样,交给他爹管最好的办法,如果他爹都不管,
    那我不是狗拿耗子。」

      龙老师说:「小芳啊,妳要是在我班上有学生敢这麽干,我一定叫他褪层皮,
    然后老老实实给妳道歉。」

      「好啊好啊,让章浩然转到妳班上,教教我,也让我见识见识妳的手段。」

      他妈最烦这种老油条,站着说话不腰疼,仗着自己资历老,各种卖傻。

      龙老师果然说:「这不是锻炼妳们年轻人嘛。」

      我懒得再跟他说,我拿出电话,打给了章浩然的妈妈。

      「喂,李老师。」

      「您家孩子现在还没来上课,您知道什麽情况吗?」

      「他……他昨天喝酒喝到胃出血,现在医院。」

      「这样……」我说:「姐,那妳好好照顾他,这边我知道情况了,胃出血不
    是小事,好好休养,什麽时候好了什麽时候再来上学,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      挂了电话,我的心情瞬间舒爽无比,我走到走廊上点了一根香烟,他是我的
    学生,他得了胃出血,而我是他的班主任。我缓缓地吞吐着迷人的烟雾,最后还
    是笑了出来。

    
    百站百胜: